祛除心中的杂草

[ 作者:惠梅林 发布时间:2020-05-19 08:59 阅读量: 5124 ]

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个暑假,刚子正在网吧挥汗如雨,跳街舞,玩酷跑,跟几个从“大城市”回来的哥们玩得不亦乐乎,刚子此刻就感觉像挣脱牢笼的小鸟,无比自由。

可惜这种愉悦感并没有持续多久,直到机房里面传出一阵惊呼:“高考成绩出来了!”,刚子心一惊,赶紧按下暂停键,脑袋四处转动,搜索着发出声音的方位。

只见在机房的角落里围着一群人,被围着的小男孩脸涨得通红,一只手不知是不是紧张的缘故在微微发抖,一只手不停地擦拭着脑袋上的汗珠,刚子见状也奔向角落,随着准考证号依次码入,屏幕在转动、刷新,大家都屏住呼吸,紧张得等待,刚子心里忍不住叫屏幕刷新快一点,突然,页面刷新完毕,屏幕上赫然显示:658分。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被喜悦感打破,欢呼声、啧啧的赞叹声充斥着整个网吧。

刚子忍不住发出感叹,“考这么多分啊,985、211可以随便上了”他一路小跑回到自己位置,心里嘀咕着“我也来查查,说不定我也能考这么多呢。”可是又忽然没底心虚起来。

经不住哥几个催促,他还是打开查分页面,敲入准考证号,满怀期待得盯着屏幕,出来了:380分。

他的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,前所未有的失落袭遍全身,耳边几个哥们的询问声他什么也没听见,失魂似的回了家,外面骄阳似火,太阳炙烤着大地,40多度的天气他竟手脚冰冷。

来到家里,没见着父母,他又折了回去,在村东头的地里寻到了正在除稗草的父亲。

在地头站了良久,他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“爸”他定了定,低着头,双手使劲扯着衣襟,喃喃道:“我没考上。”说罢觉得鼻头有点酸,脑袋里嗡嗡的,说不出的烦躁……

父亲早就察觉到有人,一直没作声,听到刚子喊自己,他直起腰来,瞥了他一眼,从田里头上来,坐在了田埂上,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着凉白开

“心里燥,这里还有半亩田的稗草,你下来帮我除除草。”父亲抹了一把汗,递给他一把镰刀,一个草帽。

刚子接过来,跟在父亲后面劳作。烈日当空,豆大的汗珠从刚子头上滚下来,后背全浸湿了,手脚不冰冷了,被汗水冲洗过后,刚子的头脑也清醒了。

“庄稼及时除除草,才能有收成,心里面长杂草了,也要及时除草。”父亲说罢,用手正了正帽子,意味声长地看了他一眼“李洋又来找你了吧?”

刚子心里咯噔了一下,父亲是咋知道咧?李洋是同村的,父母离异,没人管教,小混混一个,去年辍学去“大城市”发财了。前一阵子刚回来,不知怎么找上了刚子,到学校三番五次要跟他“做兄弟”,跟他说“大城市”的发财之道,邀他一块去闯荡……刚子最初是拒绝的,可又好奇又害怕,思想斗争过,再加上李洋时常在扣扣给他留言,跟他诉大城市的美好,刚子的心思慢慢就变了,这不,刚刚高考过后,几个人就一起在网吧泡了好几天。

“儿啊,家祖辈三代都是农民,不富裕但是朴实得很,我们供你读书是为了让你长知识,长大后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。”父亲顿了顿,“李洋心思不纯,浮躁得很,引得你心里面长了杂草,这样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,就跟这庄稼一样,想要远离李洋,就要把杂草祛除干净”。

刚子一字不落地记在了心里,他选择了复读,李洋再去找他,他在看书学习,神情专注而坚毅,头都没回,刚子再没踏进网吧半步,扣扣留言再没看过,后来李洋也不来了,扣扣消息也没了。

第二年的高考,刚子如愿考上了。毕业后,刚子考到了县法院,做了一名法官。

刚子的心思随着周围人的升迁而有所改变,眼见着周围同事一个个评优晋级,自己还在原地踏步,想想已过不惑之年,一家人还挤在70平米的小屋子,交通工具还是那辆换了三次电瓶的小电驴,时不时从妻子口中听说哪个哪个买了二套房,哪个又换新车了,刚子只觉得酸酸的。

前阵李洋回来了,俨然一副成功人事的模样,并向他拍胸脯保证,下海了还是会照顾他,但是这次回来有点事情求他帮忙,而且有惊喜给他,刚子纠结着……

刚子的卡莫名多了十万块钱,备注是李洋,刚子一惊,只觉得脑袋嗡嗡响,手脚冰凉,心里莫名烦燥,好像回到了高考失利的那年夏天。

父亲打来电话,听出了刚子的不对劲。

第二天,天气阴沉,父亲风尘仆仆从乡下赶来,二话没说拉着刚子就要回老家,刚子了解父亲的脾气,只得和父亲一起坐上小客车。车上,父子俩谁也没有说话……

到了熟悉的小村庄,天阴沉得更紧了,乌云好像要把天空吞噬了一般

父亲劲直拉着刚子来到田里,如当年一样,庄稼夹缝里滋长着很多稗草,父亲二话没说,递给他一把镰刀,一个草帽,父子两个一前一后在田里面劳作起来。

“李洋又去找你了吧?”父亲拉下来脸,语气凝重。

刚子一愣,点了点头,“他的公司出了点问题,想叫我帮忙。”刚子支吾道“前天他送了很多烟酒、购物卡给我,我没要,他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的卡号,现在卡里面多了十万块钱。”刚子此时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,头垂得,仿佛要埋到庄稼地里了

“我就知道你心里面又长草了,”父亲扒拉了一口旱烟,叹了口气,“咱庄稼人就是要清清白白,干干净净,李洋就是抓住了这个机会,让你心里杂草遍地。不及时祛除,收成就跟这地里面的庄稼一样一颗不剩。”

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刚子头上额前滚落,后背也全部湿透,刚子头脑此刻异常清醒,一如高考失利后的那个帮父亲除草的夏天,此刻,头顶上的乌云也被吹散,天逐渐明朗起来……

回城后的第二天,刚子就将这十万块钱交给了纪委,并申请案件审理回避。

此后再见刚子,脸上的愁容没了,哼着小曲儿,骑着小电驴,晚上还参加健身运动,自在得很。


分享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